微杂志

您现在的位置: 西政网 »  毓秀微风 »  微杂志

《朝花夕拾》

第34期

  校内刊号 Z-008

  卷首语

  字大行疏幸会古人

  传古楼去年影印了一套《阮刻尚书注疏》,扉页铃个朱红的藏书章,印了两句话:“精校细勘重读经典,字大行疏幸会古人。”后面半句,尤堪赏玩。

  《汉书.儒林传》里说,古代的学人,从十五岁开始有志于学,边耕地边读书,三年读完一本经书,三十岁读完五经的时候,正值而立。当时的人不需要迫切匆忙地读很多书,必能吟诵想往之间幸会古人。

  这个道理看似胡说,实际上人人明白。我前不久在课堂上出了一道期中考试题:“你心中理想的《中国法制史》教科书,应该是什么样的?”很多大一同学都提出一条意见:字要少,行间距要大,不要厚厚的一本,一翻开密密麻麻全是字。

  所谓“不要密密麻麻全是字”,意思就是要字大行疏。字大行疏的好处,是在字里行间留有空白。冯友兰说中国哲学是“负”的哲学,富有暗示性。所谓暗示,就是藏在字底下的意味,潜在字里行间的隐喻。如果你功力足够深厚,这些意味与隐喻,会自动渐次拖离字词的羁绊,一一立在纸上,为你的眼力所摄取。寻常人没有这样的功力,就得多花功夫,以闲心读取深意。心眼要闲,第一步就是要读字大行疏的本子。如果密密麻麻都是字,那就细思不暇,更谈不上幸会古人了。

  《倚天屠龙记》开卷,张君宝得到一部《楞伽经》。他上武当山,找了一个岩穴,渴望山泉,饥餐野果,每天参详,终于在《楞伽经》的夹缝里读出一部《九阳真经》来。十余年后,“某一日在山间闲游,仰望浮云,俯视流水,张君宝有所悟,在洞中苦思七日七夜,猛地里豁然贯通,领会了武功中以柔克刚的至理,忍不住仰天长笑。”金庸寓读书之至理于武侠之荒诞,让张君宝在字里行间真真地读出一部秘籍来,与前辈高人有心领神会之处,竟忍不住仰天长笑。

  可惜今天已经鲜有字大行疏的本子、仰望俯视的闲心,让我们去幸会古人了。

  顾问:赵爱平 王秋毕 周鹏

  策划:贾旭扬 张静怡

  主编:肖垚

  副主编:逯润佶 曾凡艺

  编委:蕲松梅 漆雪阳 裴志凯 赖学强 孟祥龙 陆嘉欣 韩玥 黄香敏 陈泓择 杨光珍 宋雪慧

分享:
来源:经济法学院团委
网编:刘小倩

西南政法大学党委宣传部(新闻中心)    Copyright © 2016 .   西政网   新闻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