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视频

您现在的位置: 西政网 »  毓秀微风 »  微视频

莫高窟 ——《西政朗读者》(第三期)

  葛松选择这一篇的原因源自她的一次旅行经历。

  “我曾在暑期到龙门石窟游览过。抵达的时候已是黄昏,只有一些零星的游客,残阳、流水以及环境的静谧都烘托着宗教的肃穆氛围,美不胜收。然后移步临近佛像,见到的却是累累的伤痕与触目的残缺。 ”

  在那样一种氛围下产生的生机与寂灭的强烈冲击感让她永生难忘。

  “繁盛中的颓圮更让人觉得触目惊心,让人不禁怅望灰天。然而,当我登上石阶,站在佛足边,却发现盛夏的新一轮葱茏已从脚下的泥质里破土而出。

  就在那一刻,我明白,无论上世前生怎样困苦难耐,这些圆融谦卑的绿依旧会在每季,在这佛歌琴音里,与龙门石窟一道顾盼生辉,见证文化的传承——文化永远不会消弭,永远不会无家可归。”

 

【莫高窟】节选

  比之于埃及的金字塔,印度的山奇大塔,古罗马的斗兽场遗迹,中国的许多文化遗迹常常带有历史的层累性。别国的遗迹一般修建于一时,兴盛于一时,以后就以纯粹遗迹的方式保存着,让人瞻仰。中国的长城就不是如此,总是代代修建、代代拓伸。长城,作为一种空间的蜿蜒,竟与时间的蜿蜒紧紧对应。中国历史太长、战乱太多、苦难太深,没有哪一种纯粹的遗迹能够长久保存,除非躲在地下,躲在坟里,躲在不为人常注意的秘处。阿房宫烧了,滕王阁坍了,黄鹤楼则是新近重修。成都的都江堰所以能长久保留,是因为它始终发挥着水利功能。因此,大凡至今轰传的历史胜迹,总是生生不息、吐纳百代的独特秉赋。

  莫高窟可以傲视异邦古迹的地方,就在于它是一千多年的层层累聚。看莫高窟,不是看死了一千年的标本,而是看活了一千年的生命。一千年而始终活着,血脉畅通、呼吸匀停,这是一种何等壮阔的生命!一代又一代艺术家前呼后拥向我们走来,每个艺术家又牵连着喧闹的背景,在这里举行着横跨千年的游行。纷杂的衣饰使我们眼花缭乱,呼呼的旌旗使我们满耳轰鸣。在别的地方,你可以蹲下身来细细玩索一块碎石、一条土埂,在这儿完全不行,你也被裹卷着,身不由主,踉踉跄跄,直到被历史的洪流消融。在这儿,一个人的感官很不够用,那干脆就丢弃自己,让无数双艺术巨手把你碎成轻尘。

——余秋雨

  西政朗读者

  哀莫大于心死,喜莫大于生机;有了生机,无花也能结果;有了生机,无路也有了希望;翠绿新芽演绎生机;残损遗迹孕育生机;遗迹或许兴盛一时,供人瞻仰;文化却代代拓展,生生不息。

 

  朗读者:葛松(行政法学院2016级)

  主持人:杨卓

  工作人员:龚照绮 陈柯宇 官中奇 雷美芳 黎韵扬 黄溶 黄晓琦 古皓 文智慧 谢宇 吴昊 丁梓航 高子昂 蒋琪 杨越 杨卓 马子豪 蒋筱琪


分享:
来源:毓秀微风网络文化工作室 校团委宣传部
网编:马拓野

西南政法大学党委宣传部(新闻中心)    Copyright © 2016 .   西政网   新闻网